日元汇率波动之下的日本央行何去何从?

2024-05-24 15:43:30

  一段时间以来,日元持续贬值,不仅影响了日本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稳定,也对亚洲新兴市场国家构成巨大的压力。日本央行在3月份退出负利率政策之后,并没有调整购买资产的规模,相对于继续推动QE。这种政策转向的“换轨”,给了货币投机以可乘之机,考虑到美联储降息预期的延后,共同将日元汇率压低至历史低位。在日本政府干预汇率市场收效不明显的情况下,5月13日,日本央行出人意料地缩减购买政府债券的规模,开始启动退出QE的行动。市场认为,央行的举动将缩减日美利差,比政府入场干预对缓解日元贬值更为有效。同时,日本央行未来在退出宽松政策的道路上,是否会更进一步,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目前来看,5月22日,作为日本利率之锚的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了1%,意味着市场对日本央行加快退出宽松政策,进一步加息,已经有所预期。很多市场机构预期,日本央行很可能近期将进一步加息,以避免日元汇率的过度贬值。有市场人士预计,日本央行在潜在的7月加息前,可能会在6月会议宣布更大范围地削减购债规模。而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说,如果日本的通胀压力持续下去,到2024年底,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会攀升至1.25%,从而迫使日本央行以超出预期的幅度加息。不过,如果日本央行加息并加快退出QE,则日本经济能否承受利率上升的压力仍是未知数。在日本经济疲弱的情况下,日本央行收紧货币政策,也面临两难的取舍。

  其实,在美联储“暴力”加息之下,美元强势地位导致近年来日元持续贬值。此前,安邦智库的研究人员曾指出,日元贬值虽然有利于日本对外出口,有利于日本资本市场,但其实在输入型通胀的作用下,整体对日本经济可能并不有利。今年以来,虽然日本央行3月份退出了负利率政策,但并没能阻止日元进一步贬值。日元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160的历史低位。但日本央行QE政策之下的日元贬值,对日本经济的危害也进一步显现出来。

  今年一季度,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下降2.0%,环比去年四季度下降0.5%。这是去年四季度之后,日本经济季度GDP重新回到负增长的低迷状态。从需求来看,经济下行具有普遍性,不仅个人消费、企业支出下降导致内需不振,出口表现同样不利,这种全面的萎缩,为日本央行政策正常化前景蒙上了阴影。在通胀方面,自2022年4月以来,日本核心CPI同比涨幅已经连续24个月位于2%通胀目标上方,是1995年日本陷入通缩以来,核心CPI最长时间持续高于2%。有经济学家认为,由于日本国内物价持续上涨、工资却在缩水,再加上经济不景气和通货膨胀同时来袭,日本正在迎来以滞胀为特征的经济危机。在这之中,日元的过度贬值越来越成为“罪魁祸首”。

  今年以来,在日元持续贬值的情况下,出口和旅游业普遍受益于更具竞争力的汇率,不过,由于原材料进口价格高企,使得日本对外净出口并没有有效增加。事实上,在日元快速贬值的情况下,日本4月份再次出现了约3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与此同时,日本家庭和小型企业却因进口商品成本上涨而受到挤压。在日元走低的背景下,日本国内的物价涨幅已赶超工资增速。有分析认为,经济不景气的最大原因在于家庭实际收入下降,导致消费停滞。日本厚生劳动省日前公布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后,3月日本实际工资收入同比下降2.5%,已连续24个月同比减少,创下1991年有可比统计以来工资持续下降的最长时间纪录。经济学家认为,由于日元贬值因素,经通胀调整后的工资可能会继续下降。

  不过,导致日元不断贬值的因素,除了资本的政策投机外,美联储和日本央行政策差异导致的利差可以说是根本原因。长期以来,包括日本国内资本在内,大量资金以低成本的日元资金对外投资,在美元利率升高之后,则这种情况更为显著。虽然日本股市近年来开始吸引部分国际资本流入,但整体而言,日美利差的加大,导致的套利交易仍然不断压低了日元汇率。这也是日本央行不得不退出超级宽松政策的因素之一。目前,日本经济面临的“滞胀”前景,也给日本央行政策转向带来了更大的困难。但在日元汇率低迷的情况下,其给日本经济的实质伤害也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令日本政府尴尬的是,日本经济再次陷入萎缩,表明日本长期量化宽松政策对日本经济已经失去作用,越来越呈现出日元贬值等一系列负面效果。日本央行的政策转向也是势在必行,即使短期内仍需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个代价也会使得日本央行采取较为稳妥的方式告别超级宽松政策,不应出现“急转弯”式的极端决策。

  最终分析结论:在日本10年前国债收益率突破1%的情况下,市场对于日本央行加速退出超级宽松政策的预期不断升温。事实上,日美利差加大之下,日元汇率近期的不断贬值,正对日本经济造成越来越明显的损害。日本央行长期宽松政策的负面效果,正随着美联储加息而不断加大。这也迫使日本央行不得不加快退出超级宽松政策的步伐。


立即开户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