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稳4%整数关口 人民币全球支付占比波动扩大

2024-05-24 15:43:30

  在3月创下年内高点后,4月人民币(7.2454, 0.0023, 0.03%)在全球支付的占比有所回调。

  5月23日,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发布最新报告指出,4月份,人民币在全球支付的占比降至4.52%,较3月份的4.69%回落0.17个百分点,仍位列全球支付第四活跃货币。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占比突破4%整数关口,今年以来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占比上下波动幅度加大,俨然成为一种“新常态”。

  数据显示,今年1月,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占比为4.51%,较去年12月的4.15%显著增长0.36个百分点,但到了2月份,受春节假期等因素影响,该占比较前一个月回落0.51个百分点至4%。

  3月份,随着节后中国外贸稳健增长与海外资本争相投资中国金融资产,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占比创下年内新高4.69%,同比大涨0.69个百分点,一个月后,这个数值又回落至4.52%。

  一位跨境支付研究机构人士向记者指出,相比以往每月平均波动幅度约在0.2个百分点,今年以来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占比的上下波动幅度有所加大,主要受到四大因素影响,一是欧元(1.0818, 0.0004, 0.04%)在全球支付份额的占比波动幅度增加,某种程度影响了人民币全球支付占比;二是假期因素对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占比的影响增加;三是全球贸易支付周期的影响日益显著,比如3月全球企业与中国企业签订贸易合同迎来季节性高峰,带动当月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规模增加;四是3月以来全球资本争相投资中国境内股票债券,也推动人民币在跨境证券投资领域的使用范畴扩大,对人民币全球支付占比波动的影响力也随之增加。

  “整体而言,由于美联储延续高利率政策导致全球美元结算的融资成本高企,加之越来越多国家积极推进跨境贸易本币结算,令人民币全球支付占比上下波动幅度加大的同时,稳健趋涨的态势不会改变。”他向记者分析说。如今,人民币正受越来越多国家企业青睐,成为全球跨境贸易结算领域的一大替代货币。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与泰国央行签署《关于促进双边本币交易合作框架的谅解备忘录》,将进一步扩大中泰两国在跨境贸易投资领域的人民币结算使用范畴。

  一位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受西方国家将限制某些国家使用美元结算作为金融制裁手段影响,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国家推动跨境贸易投资本币结算的步伐持续加快,正给人民币在全球贸易投资结算领域的使用范畴扩大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在他看来,人民币在全球贸易投资结算支付的实际占比,可能高于SWIFT数据。原因是越来越多国际金融街机构与企业通过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下称CIPS)进行跨境贸易投资人民币结算。

  一家外资银行人士向记者指出,目前他们正积极为更多新兴市场国家当地银行接入CIPS系统,并协助他们搭建跨境人民币业务操作系统。

  “未来,影响人民币在全球贸易投资结算占比持续提升的主要因素,一是美联储扣动降息扳机令美元融资成本趋降,或令一些海外企业重新考虑增加美元结算额度,二是某些新兴市场国家政党更替,或影响它们推进跨境贸易投资本币结算的进程。”这位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面对这些新挑战,人民币还需构建更完善的跨境贸易投资结算金融基础设施,持续提升全球企业使用人民币结算的意愿与兴趣。

  汇率回落难阻跨境贸易项人民币结算“稳步前行”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尽管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7.1回落至7.24附近,但丝毫不影响人民币在跨境贸易结算领域的使用范畴稳步扩大,令今年前4个月人民币全球支付占比始终在4%上方波动。

  “去年四季度起,越来越多‘一带一路’共建国家企业使用人民币开展贸易结算的意愿一直在上升。”一家国内电子产品制造企业海外业务部主管向记者指出。

  在他看来,这背后的一个重要推手,是去年三季度以来美联储持续维持较高利率,导致全球企业发现美元融资成本偏高,纷纷考虑在对华跨境贸易结算环节使用其他货币“替代”。

  此外,部分美元头寸短缺的国家也纷纷支持当地企业使用人民币开展对外跨境贸易结算。

  上述外资银行向记者透露,为了方便海外企业与中国企业海外业务机构更广泛地使用人民币开展跨境贸易投资,他们通过当地网点,向这些企业提供远期结售汇、人民币外汇期权、人民币外汇掉期、新兴市场货币无本金交割远期(NDF)等外汇衍生品,协助他们有效规避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贬值风险。

  “今年以来,越来越多海外企业不再担心人民币汇率贬值风险,纷纷储备更多人民币用于对华跨境贸易结算。”他告诉记者。甚至在西方国家对某些国家采取限制使用美元的金融制裁举措后,这些国家企业与海外业务伙伴的跨境贸易结算也纷纷使用人民币,正推动人民币在更多跨境贸易场景得到使用,也带来更大的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需求。

  前述国内电子产品制造企业海外业务部主管向记者直言,在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工具日益丰富完善后,中资企业在“一带一路”共建国家地区拓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主要面临三大新挑战,一是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人民币供给不足,导致当地企业缺乏足够多的人民币用于跨境贸易结算,二是受部分国家资本管制政策影响,当地企业的人民币跨境贸易对外支付审批流程相对较长;三是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地区当地银行存在跨境贸易交易结算时差、不知道如何使用CIPS开展跨境业务人民币结算等问题。

  在他看来,若“一带一路”共建国家当地银行能积极接入CIPS系统,将给当地企业使用人民币开展跨境贸易结算提供更低费率、更高结算效率等好处。

  记者获悉,要解决上述新挑战,相关部门仍需推动境外人民币市场建设,完善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供给机制,丰富离岸人民币风险管理工具,丰富离岸人民币金融产品。

  中国央行对此表示,将优化人民币清算行布局,加强国际间货币合作,推动离岸人民币市场健康发展同时,加大跨境支付系统建设及拓展力度。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这或预示着中国将在更多国家地区建立清算行,与更多国家地区央行签订货币互换协议。此举一方面较大程度改善某些国家地区的人民币“供给”状况,令当地企业能更便捷地获取人民币开展跨境业务结算,另一方面则通过优化人民币清算行布局,将进一步提升人民币在当地的收付效率与使用范畴,吸引更多海外企业在对华贸易、海外企业之间业务合作等场景积极使用人民币开展贸易投资结算。

  他们认为,人民币在跨境贸易结算领域的使用范畴持续扩大,正给人民币的全球支付占比稳步提升起到“压舱石”作用。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为3.72万亿元,其中货物贸易达到2.9万亿元,且当季中国所有的货物贸易跨境结算,使用人民币结算的占比稳定维持在约30%。

  证券投资项人民币交易量影响力“趋涨”

  另据记者多方了解到,今年以来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占比波动加大,与跨境证券投资项人民币交易量变化也或有着紧密关系。

  毕竟,众多海外投资机构习惯通过SWIFT渠道将外币兑换成人民币的同时,通过债券通、陆股通、QFII/RQFII、银行代理等渠道投资中国境内股票债券资产,因此他们的交易活跃度高低,对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占比波动产生不小影响。

  “尤其在债券投资领域,海外资本交易活跃度对人民币全球支付占比的影响力,可能远高于股票投资。”前述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今年以来,海外资本每月净买入境内债券的平均金额达到逾千亿元,远高于北向资金的平均200亿元。

  在他看来,今年以来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占比的波动加大,某种程度与海外资本投资交易境内债券活跃度呈现较高的正相关性。比如1月份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占比为4.51%,环比大增0.36个百分点,与当月北向资金净买入额逾2000亿元、当月债券通“北向通”成交额突破10000亿元人民币,月度日均交易量创下历史新高(487亿元人民币)有着密切关系。

  2月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占比环比下降0.51个百分点,与当月境外资本净买入境内债券约800亿元人民币,明显低于1月份有着一定关联。

  3月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占比创下年内高点4.69%,则与当月境外资本在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日均交易量由2023年3月的617亿元大幅提升至当月的885亿元,有着密切关系。

  “受3月境内债券价格高企(收益率走低)影响,当月境外资本净买入额略高于500亿元,但当月境外资本活跃的高抛低吸交易策略,令日均成交量骤增,无形间带动跨境债券投资的人民币交易量反而增加。”一位私募基金债券交易员认为。尽管4月境外资本净买入逾1200亿境内债券,但他们在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成交总额共计18013.03亿元,环比下降5.3%,拖累了当月人民币在SWIFT全球支付占比。

  记者多方了解到,不同类型境外资本投资交易境内债券的活跃度也在分化,比如4月境内中长期国债收益率触底回升期间,境外央行类机构仍在积极加仓中国国债与政金债,令其当月成交金额达到2821.47亿元,环比增加1.3%,相比而言,受债券价格回落影响,境外商业银行的买入意愿有所回落,令其当月成交金额仅有10203.35亿元,环比减少6.2%。

  在这位私募基金债券交易员看来,随着5月相关部门出台一系列互换通优化举措,未来海外资本拥有更丰富的利率风险对冲工具,对境内债券的加仓热情与交易活跃度将进一步升温,带动跨境债券项的人民币交易量水涨船高。

  此外,5月全球资本积极加仓中国股票资产令北向资金净流入额再度突破200亿元,也将推升跨境证券项的人民币交易量“更上一层楼”。

  多位外资银行人士指出,为方便更多境外投资机构投资境内股票债券,提升他们使用人民币开展境内投资的便利感与体验感,他们正结合金融市场最新的汇率利率风险对冲需求,积极创新人民币国际使用的新工具新产品,持续提升跨境金融服务能力,增强对各类海外投资机构的人民币跨境投资使用培训,推动人民币在跨境证券投资的使用范畴进一步扩大。

  前述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认为,未来人民币在跨境证券投资领域的使用范畴持续扩大,或成为人民币在全球支付占比稳步提升的新引擎。


立即开户交易